會員登入    
 + 註冊新帳號
  • Main navigation

30-43 為何而戰?

為何而戰?

  每到晚上接近十一點,輕巧可愛的腳步聲會從二樓上到三樓,這時總自動傳來一個甜而不膩的聲音:「媽媽,幫我拿牙刷。」一個自制力很強的孩子,十一點準時就寢,十多年來,我也不計較,可,最近太忙。
  那一日,聽到腳步聲還沒看到身影,我先發制人:「不要叫我媽媽。」她說:「大姐。」我說:「不要叫我大姐。」她接著一連串的大嬸、阿姨、阿蔡……。舉凡能作為稱呼的都用上了。正忙著寫方案,就當作沒聽到、不是在叫我。
  此時,她清了清喉嚨:「這位女士,請妳進到浴室的馬桶旁,把那個粉紅色杯子裡面的刷子拿給我。」她指的是鏡架上的漱口杯和牙刷,但我解讀為刷馬桶的馬桶刷-都是粉紅色。
   又一日,"那個女人"又來找我要牙刷,看我焦頭爛額,她也不好要我幫她拿牙刷,卻突然使出即席演說的看家本領:「為何而戰?在我們做任何努力之前,都要先 想想我們為何而戰?學生讀書讀得那麼辛苦,難道只是為了考出一個好成績?為何而戰?父母辛苦的工作,難道只是為了養家活口?我們必須思考它背後的意義……。」語調高亢、慷慨激昂,一直說到國家責任榮譽服務,說到我實在忍不住停下工作為她拍手叫好,但我拍手後仍敲打著鍵盤。
   她好似野台表演後沒接到打賞似的繼續長篇大論:「為何而戰?難道一個校長必須這樣日以繼夜的工作,卻不願意為女兒拿一根牙刷?為何而戰?難道一台電腦能勝過母女無可計量的親情?難道一篇文章可以抵過血濃於水的不可切割?……」語調轉為悲涼,悲涼到長城要傾圮、黃河要改道、三峽要潰堤、暗夜也哭泣。
  此時,我已經受不了而起身邁向三步遠的浴室,一如往常的拿了牙刷沾了牙膏,送到她的手上。
  她得意的踢起正步高喊:「革命無罪,造反有理。」
  今天,我學乖了,不待她喊媽,我趕忙拿牙刷,正寫著這段「軼事」,她又裝模作樣的到書房東翻西找,我問她找什麼,她說:「我在找水手。」這傢伙,要求越來越多,要關燈就明說,還給雙關語。真的敗給她了,可怕的-紅衛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