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入    
 + 註冊新帳號
  • Main navigation

30-47 那一年的情人節

  女兒下車時提醒我:「妳要去幫我安太歲唷!」曾經像個小跟班跟著我拜過一尊尊的神像,學著我的唸唸有辭,她真的懂什麼是安太歲嗎?對我來說,她才是真正的太歲爺呢!

  為了順應「女」意,我穿過市場,發現夜裡八點的城隍廟好不熱鬧。從廟的龍邊進入,報上電話號碼,除了「安太歲」還點「光明燈」,並且為了彌補遺傳不佳還加點「文昌燈」,帶著所剩無幾的零頭經過花店,習慣的拿起一支曾經是5元的玫瑰,老闆開價30元,我不可置信的詢問「孰令致之?」老闆說,因為「天公生」再加上「情人節」,花價都上漲。看看桔梗,再看看香水百合,我想,等天公生、情人節過後再買花吧!在「後現代」,這兩個節日再加上緊隨而來的「元宵節」,吉利是吉利,但就是買東西時「太兇」了點。

  回程,許多商家還是賣力的兜售著奉祀神明的花束,覺得人生真有意思:身上的錢都拿去安太歲和點光明燈,揹著一堆點燈繳費後由廟方贈送卻又不能插在花瓶的壽麵,然後站在花店前看著自己喜歡的花又捨不得買,還猶豫著要不要帶較便宜又應節的菖蒲與菊花犒賞自己。

  最後,摸摸口袋裡的平安符才想到此行是為了求平安,不是為買花而來,也許常教自己心花朵朵開,能更輕易的擁有一座漂亮的花園。下一個天亮,摘幾朵鬼針草也能花團錦簇。否則,如果女兒長大不符如花似玉的期待,每年還要加點「月老燈」,她成為點燈大戶,那我就只能撿拾掉在地上的花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