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入    
 + 註冊新帳號
  • Main navigation

30-49 姐姐麵包

姐姐麵包
  小時候從山上搬到山下,一樣的交通不便,一樣的荒郊僻野。除了吃自己田裡生產的白米飯,極少有機會吃到麵食。國中午餐的饅頭和麵食都是我的最愛。
  有一天,我也國中以後了,姐姐帶我坐客運到當時心目中「繁華的都市」-嘉義市,在中山路買了一個donut內包有沙拉、四分之一個蛋、小黃瓜片的麵包給我,那種滋味,總在我記憶裡飄香。
  每每走過那個麵包店,我常要停下來看了又看,女兒好奇的問我想吃什麼,我說不出名字,就把姐姐那一段說了,她逕自為其取了個名字叫「姐姐麵包」。此後,經過那家店,她就會問我要不要吃姐姐麵包?我也告訴她我的大願望,我說:「未來,有一天,我要讓肚子很餓很餓,餓到可以吃下一頭牛的時候,再張大嘴吧像河馬一樣,把每個麵包都吃過一遍。」我望著天空跟她說我的願望。
  她看看我,也跟我掏心掏肺了起來:「其實,我也有個事想跟妳說,現在有太多男生在追求我,我很困擾,但是妳知道我這個人很善良,不會想去傷他們的心,所以拒絕得很委婉,還翻了辭海免得辭窮,妳說,我該怎麼辦?」我瞪大了眼睛看著她這個小不溜丟,很慎重的問:「真的嗎?」她看看我,說:「假的。」然後,像沒事人一樣繼續往前走,我只好跟上去再問一次,她笑笑說:「大姐,別傻了。」總是牽著、摟著的我們,還真的像「姐妹」一樣,有時她開導我,有時我照顧她。
  說到「大姐」這二個字,有一回,我跟兒子說:「你有空就要多照顧老妹,不要讓她像新聞報導的弱勢兒童一樣,到了暑假就沒飯吃。」他說:「喂!大姐,她是我妹不是妳妹。」我說:「你叫我大姐,那你就是我弟,你的妹妹當然就是我的妹妹。」他接不上話之後,有時候要說再見還是道晚安就喊我「阿桑」而不再喊「大姐」,這是他繼「阿母」、「阿母桑」、「媽咪」之後幫我取的另一個「藝名」。
  「姐姐麵包」在齒頰裡留香,等「我妹」以後有經濟能力,我會繼續爆料,內容包括:「姐姐雪衣」、「姐姐洋娃娃」、「姐姐衣服」,因為我的老妺一定會問我要不要,如果再胡謅個「姐姐鑽石」,也許會讓我和「我妹」的情感更好,就像廣告說的「情比鑽石堅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