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入    
 + 註冊新帳號
  • Main navigation

29-47 一條手巾仔

一條手巾仔

-紀念櫥窗內漂亮卻又捨不得買的手帕-

  淺粉櫻紅的絹布撒落北國獨有的繁華與淒涼;谷村新司的歌聲充塞在整個孤獨的空間中也權充慰藉幾許,旅者總為明月星輝所感動;文人的曲觴流水是失意者的苦酒滿杯;濡濕的絲絹是手心無奈的喟嘆、淚如泉湧的悲涼、世道不平的絕望。蘇洵的六國論中有謂:「今日割五城,明日割十城,然後得一夕之安寢,起視四境,秦軍又至矣!」暴虐如秦亦讓六國有一夕安寢。既放的屈原,遊於江潭,行吟澤畔,濁纓濁足竟是一生最後的記掛。

  無欲則剛,無求最大。散失的靈魂跌落枯槁的驅殼;具象的、抽象的,生死交會的茫然,在錯置的時空裡隱隱約約;千瘡百孔的心已成丘壑,枯竭的血流涸乾在龜裂的斑駁,清明公義已灰飛煙滅,莫說人心不古,古道熱腸是死刑犯的最後一餐,是慷慨就義引頸就戮者的腳尾飯。

  一條櫻花泣血的手巾仔,在人生的大起大落中,千百個來回,千百個訴說,阡陌縱橫,繁華落盡裡一縷悲傷的幽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