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入    
 + 註冊新帳號
  • Main navigation

30-44 人在冏途

人在冏途

  喜歡美食的兒子,想起每個暑假都該到高雄朝聖-他最愛的咖哩飯。

  要兄妹二人商量唯一的一天暑假到往北還是往南,回報出我意料:「台北。」此時新聞報導北北基停班停課消息,為了因應颱風到來,我們決定往南走。

  兄妹的背包有書和考卷-坐高鐵可以讀。

  我的背包一如十多年來的開水、雨傘……,只是現在不用奶粉和尿布。

  高鐵大道上,妹妹大方的抽走我皮夾的200元給哥哥買星巴克星冰樂,她老成的說:「哥哥平常都捨不得吃,今天讓他快樂一下吧!咦!錢包只剩1200元吔!」我說:「放心,到提款機領錢就好了。」我們三個人快樂的用信用卡買車票、到高雄、到巨蛋。看到提款機,我「財大氣粗」又「動作誇張」的說:「稍等,我去領很多錢再開始玩。」卻,遍尋不著提款卡,有點慌;再翻一次,沒有;回想起二天前到郵局……"卡"在存褶裡。天哪!只剩信用還沒破產的信用卡了。

  二個孩子的臉都綠了,我拍胸脯保證:「怕啥?真需要錢再連絡同學來支援。」接下來我謙卑得像個第一次進城的姥姥:「請問---,咖哩飯可以刷卡嗎?」每進一家店就先問清楚。女兒比我更謙卑的說:「我好想去美術館看米開朗基羅。」我無地自容的問:「請問"您"們有帶錢包嗎?」二個孩子像做錯事一樣的囁囁嚅嚅:「我們跟媽媽出門從不帶錢包的。」

  然後,我開始精算1200元能做什麼。最後總計:去程計程車115元,門票750元,回程計程車95元,捷運60元,停車費180元,總計1200元。散居背包各處的銅板還讓孩子在左營站吃了關東煮,最後,「孑然一身」、「身無分文」的被颱風趕回嘉義,車子開出停車場,三個人哈哈大笑,彷彿歷劫歸來。

  兒子說:「跟媽媽出門太恐怖了。」女兒說:「那算什麼?上次帶我去雲林參加校長上任,連錢包都沒帶,卡也沒有,她跟同學借了1700元帶我去彰化社頭迷路已經很可怕,她還把1400元拿去買絲襪,害我在路上肚子餓都不敢講。」

  更可怕的在後頭,一早婆婆只是要我帶孩子到公園走走,哪知,這一走就走到高雄,回家要怎麼說明?冏途,未完。